此刻正于酆都城外。

这里無心。
唔。
实在不想打繁体的话叫我鹿涯也好。

豆花花花:

我他妈真的要气哭了,大半夜遇见这事,我给jingsee公司画了8张试稿/2张终稿,并上交了原图,因为是看在朋友在这家公司里,最刚开始说好的按销量比算钱,合同也是有的,结果拖了一个月都没给钱,合同也不发,最后告诉我只要一张,就200,卧槽长期,版权不归我,就200??
还以删记录要挟,欺负人是吧?

【p2是那人微信,p3是他们公司标志】真心求求大家扩散一下,别再去给这个公司投图了,开头说好的,各种翻脸,各种呑图,大概就是看准了大学生好欺负才一直这样做的,大家小心一点……别再被这样的无良公司骗图了……

豆花现在超级伤心……希望别的画师小心一下这家公司…………

真心的跪求扩散了

以及原谅我不知道打什么tag

【修篁生贺20h/24h】环形山

★祝您生日快乐。
来自Catherknife的祝贺。
★野良神梗。ooc有。

        环形山。少女在天上看到了纯色的环形山。
        那是人类所不能见得的妖怪的光芒。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是野良。名字,没有名字,就像月球上未命名的荒凉的环形山。
         离她上次离开一个神明,已经过了多少年了呢——少女对此并不在意,她只当自己是灰色的宇宙的尘埃,在自己的环形山里沉沉浮浮。少女慢慢地从妖怪肆虐的地方走开。她对于自己游离不定的归处已不抱任何希望。她感觉自己快要跨过那条线。
         没有任何一个神会收一个野良当神器,哪怕是那位毘沙门天。
        她看到了一面镜子。那镜子里是弱小的并希望活下去的自己。
         定睛一看,那只是个身着沙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他的脖子、甚至手腕上都缠着绷带,像是少女身上红色的名讳。
         是个无所归去的可怜神明。少女注视着对面脆弱的自己。两个环形山相遇了。
         “修篁。”这是太宰治偶然想好的名字,“以后你就是我的神器了。”
        他在少女身上看到了脆弱的自己。

REVOL_4357:

捞捞这个。

查無此人:

REVOL_4357:

#疯人院系列曲工种招募#

想要做VOCALOID系列曲,所以来招点人T.T
详情看p1!
欢迎加入制作,群号775996374

感谢推荐扩散!

「虚幻的眼泪与无谓的慈悲。
是为『乱』者也。」

【文野】联文第六题「领带歪了」

我凯瑟刀又回来啦嘿嘿嘿
依旧是中你
谢谢太太给我这么个机会 @铜铜铜铜铜锣烧硫酸

        中原中也在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
        除了家具外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的房间。就连声音都没有。
        半掩的门和他灰色的影子堵住光线的最后一点入口。房间完全暗下来。
        这样的情景,有点熟悉。但究竟是哪里熟悉呢?
        中原中也说不上来。
       
        他平时不怎么穿正装,都是穿那套永远不变的衣服。
        中原中也摸了摸领带。从镜子里看,黑色的领带就像意欲轻生之人总是戴在脖子上的麻绳。这让他想起了一个极其讨厌的人,中原中也不爽地啧了一声,把领带又松了几分。
        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被遣送回国,那场大战早已结束。不少人为此丧失了生命,包括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
        今天是庆祝中原中也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宴会。
        一身华丽和服的尾崎红叶微笑着把他拉到会场的中心,突然低头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红叶姐。”
        “中也还真是,领带歪了哦。”红叶伸手把中也的领带摆正。
        中原中也本想谢谢红叶,脑海里却不听话地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
        似乎是一名少女。记忆中的景象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她是在打领带。
        给自己打的领带。
        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情景呢?他记不起来。越是努力地去回想,那人的脸就越是模糊。中原中也不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红叶的手早已离开他的领带。她慢慢地开口说道:“没必要如此执着,中也。那丫头已经死了。”
        中原中也张了张嘴,终于又闭上。
        红叶微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背。
        “去吧,中也。大家在等着你呢。”
        中原中也放弃了对他来说就像折磨一样的回忆,拾起他的微笑,正了正他的帽子。

         在横滨的郊外,有一座墓园。银灰色的墓碑前都有一束或几束白色的花,除了最前面的那个小小的石碑。
         那上面甚至连字都没有。
         守墓人经常蹲在石碑的前面叹息:这丫头怕是彻底被人忘了啊。

emmmm我觉得我的日期最好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等到期末考完就动笔

細川伽羅奢:

记时间,不能忘
看样子今天就可以动笔了
呃,题材是叫:日光下的河。。。来着。。。


硫酸铜爱吃辣♬:



联文发文时间出炉!




从2/12开始,一共18天,每天都会有至少一位太太的粮可以吃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ᴗ≖๑)




以下是名单♬感谢大家的参与ヾ(*´∀`*)ノ




2/12:@薯心片
2/13:@在迷茫的道路上徘徊的椛洛
2/14:@归来少年
2/15:@与云听风
2/16:@勿矽葬
2/17:@林言兮
2/18:@カニ玉🍩椿園
2/19:@鱼子酱
2/20:@雨未°
2/21:@細川伽羅奢
2/22:@un.  吾乃無心.
2/23:@实沈【病原体】
2/24:@烂骨人
2/25:@梦牢楼之住人
2/26:@哈默林的笛声
2/27:@甘筱宁
2/28:@硫酸铜爱吃辣♬@-唐鸩-
3/1:@D




PS.对发文时间有问题都可以跟我说噢,
我们可以再调整。
PPS.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谢谢大家的参与啦!
先写完的太太可以开定时发文哟!
ppps.欢迎转发w







【文野】疲乏

✘题文不符系列,ooc注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知道说啥了
✘总之尽我所能给诺诺 @雨未° 写生贺,提前发怕明天有事发不出来
✘第三人称注意,闺女出没注意。

         司诺对今天真是自己的生日这一事实产生了怀疑。
         身为港黑一大(准)干部兼中原中也的女朋友居然连部下甚至自己男朋友都不知道自己今天生日!
         啊哈哈哈这都什么操作。
         虽然知道自己的要求挺任性的,但是天天枪里来刀里去的司诺还是想要个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日。一天也好。
         “至少允许我今天能觉得疲累吧?”
        说实在的,黑手党“不允许休息”。穿梭于随时可能丢掉自己的或他人的生命的战场,要求黑手党随时警戒敌人的突袭。
        司诺一直警戒着,警戒了二十年。
        身心早已疲惫不堪。
        “如果我就此死去的话会不会轻松一点呢?”
        司诺经常这么想道。
       
        结束了任务回到住所,已经很晚了。
        她家的灯还亮着。
        中也还没睡吗……以后别让他等我了吧。司诺这么想着,掏出钥匙开门。
       
        “啊。”
       浑身是血的司诺被什么人抱住了。
       “喂中也,我身上很脏的。”
       “不管。”中原中也的声音依旧霸道,“你可是我女朋友。”
       “好啦好啦别闹了,洗洗睡吧。”司诺的声音中透着疲乏。
         似乎连自己都忘记了什么事一样。
         “把蛋糕吃了再睡。”
         “……?”司诺露出疑惑的表情。
         中原中也刮了她鼻子一下:“傻丫头,今天可是你生日啊。从早上开始空想就一直问我给你准备了什么,我说还没来得及买呢她就急了,非要拉着我给你做蛋糕。”
        司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这两个人满身奶油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喂等等你笑什么。”
         “不不没什么。”司诺笑着看向桌子上的蛋糕。
         “居然有人记得,真神奇啊。”
         “记得什么?”
         司诺微笑着,没有说话。
         “今天我感到疲累了哦,中也。”她说,“谢谢你啊。”

                                                  END.

突突突然烂尾?
对不起司诺太太我我我会补好的(慌张)

【文野】易碎

✘依旧是刀。
✘寒假会开连载。


中原中也执行完任务已经是深夜了。

这次的任务对象麻烦得很,害得中原中也弄了一身血,手里还紧紧攥着匕首。

路过一个歌剧院,如同浓墨一般的夜晚中响起了清脆的歌声。

【对着种种不和   闭紧双眼】
【不求回报 和我说话】

歌声的源头出现了。

空想中原。

她的脚步像是踩着弹簧一样摇晃不稳,闭着眼睛,十分让人担心她下一步就会撞到路灯上。

她唱着不知名的歌,转向中原中也的方向去。空想向他伸出手来。

中原中也没有动。空想依旧唱着歌,将他握着匕首的手拉过来。

【所以尽可能不要离我太远】
【可以的话不要让我感到痛苦】

中也整个人向前倒去,同时听到清脆嘹亮的歌声戛然而止。

空想的嘴唇是干裂的,能从那里尝到血的味道。

属于对方的血的味道在中也的嘴里蔓延开来。

无尽头的腥味。

空想中原抓着他的手,将匕首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几滴血从紧贴的唇缝中溢出。

空想露出了笑容。

她松开中也的手,继续用翻涌着血液的喉咙唱起歌来,转身摇摇晃晃地消失在路灯的阴影下。

第二天,中也没有看到空想。

第三天也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