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erine

这里無心。
唔。
实在不想打繁体的话叫我Catherine也好。

请……。

Michelle黎:

群宣
文豪野犬主题乙女向语C群
望各位有兴趣的小伙伴来这里看看~
( • ̀ω ⁃᷄)✧

群里目前武侦只有乱步和哒宰
急缺港黑缺梶井和银
暂时不接受自设性转

在此郑重欢迎各位的加入~
(≧ω≦)/

世界旧录 01

  漆黑的、如墨的空间。
  在那漆黑中,闪出一点橘色的暖光。
  橘色的光很快便消失了,伴着某个少女的呼喊之声。
 光的源头不为所动,她只是在黑暗中向下坠落。

  横滨。
  日本的“魔都”。
  现世里仅有的无声支配着这里;但要说沉默压倒一切,尘世的喧闹又毫无顾忌地打乱人的思绪。
  尽管体内凝聚着不绝的倦怠,但身子却靠着生硬的态度的支撑,时时于无望的心灵的一隅,浮泛着昨夜的快乐,与快乐所带来的如沼泽红睡莲般的对明日枯燥生活的恐惧。

  ——那是个能让玫瑰催化出骨骼的、普通的季节。
  不祥的暗红色液体染了满身的女子、不知为何出现在横滨的普通的街道上。
  女子名为空想中原。她本该在某个少女的家中、在普通的地板上作为失血过多的尸体躺在那里。
  但她出现在了横滨的街道上。
  没人能解释这看上去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的现象。
  不,这并不是说这是在横滨司空见惯的「异能」所致;或者说,就算是「异能」也解释不了。
  就连空想本人都解释不了。她能做到的就是接受这现象的存在,任它在思想的一隅浮沉。
  空想向横滨最显眼的几栋建筑物走去。那便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港口黑手党。
  来之前她确实已经变成尸体了,但来之后她就是黑手党的干部。
  「“真是吓人啊。”Catherine说。」

  空想向楼内踏出一步。

  “有什么想说的吗?”少女问道。
  “……”空想坐在少女对面的椅子上。她已陷入无意义的沉默。
  “……那好。”少女继续问,“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空想依旧保持着无意义的沉默。过了一会,她开口了。
  “……你凭借我的故事想表达什么?”
  “……”这回轮到少女自己沉默了。
  “你看。说不出来了吧。”

  ……你呀,想借我的世界说些什么呢?

  在坠落之前少女的挽留之言仍萦绕在空想的思想当中。
  她拔出一直挂在腰上的漆黑的手枪。
  空想就像是要与所有的记忆断绝一般,把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向下压了压。

  “……让您久等了,森先生。”空想微笑着向对面的男人鞠躬。
  “哎呀,看来空想君来这里见我是有什么急事呢,脸上都血淋淋的。”位于黑手党顶点的男人——森鸥外微笑着向空想招了招手。
  “真是见笑了。”空想用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努力使自己的形象不足以吓到首领旁边吵闹的女孩。
  落地窗外的天空由晚霞染出的橘红变为了属于黑手党的深黑。
  “……嗯,总不能让刚刚归来的干部如此劳累。”森鸥外双手交叠放于桌上,善解人意地笑了,“中也君也是刚回来哟。”
  “……是吗。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空想笑道。

豆花花花:

我他妈真的要气哭了,大半夜遇见这事,我给jingsee公司画了8张试稿/2张终稿,并上交了原图,因为是看在朋友在这家公司里,最刚开始说好的按销量比算钱,合同也是有的,结果拖了一个月都没给钱,合同也不发,最后告诉我只要一张,就200,卧槽长期,版权不归我,就200??
还以删记录要挟,欺负人是吧?

【p2是那人微信,p3是他们公司标志】真心求求大家扩散一下,别再去给这个公司投图了,开头说好的,各种翻脸,各种呑图,大概就是看准了大学生好欺负才一直这样做的,大家小心一点……别再被这样的无良公司骗图了……

豆花现在超级伤心……希望别的画师小心一下这家公司…………

真心的跪求扩散了

以及原谅我不知道打什么tag

【修篁生贺20h/24h】环形山

★祝您生日快乐。
来自Catherknife的祝贺。
★野良神梗。ooc有。

        环形山。少女在天上看到了纯色的环形山。
        那是人类所不能见得的妖怪的光芒。但是她什么都做不了。
         她是野良。名字,没有名字,就像月球上未命名的荒凉的环形山。
         离她上次离开一个神明,已经过了多少年了呢——少女对此并不在意,她只当自己是灰色的宇宙的尘埃,在自己的环形山里沉沉浮浮。少女慢慢地从妖怪肆虐的地方走开。她对于自己游离不定的归处已不抱任何希望。她感觉自己快要跨过那条线。
         没有任何一个神会收一个野良当神器,哪怕是那位毘沙门天。
        她看到了一面镜子。那镜子里是弱小的并希望活下去的自己。
         定睛一看,那只是个身着沙色风衣的高大男人。他的脖子、甚至手腕上都缠着绷带,像是少女身上红色的名讳。
         是个无所归去的可怜神明。少女注视着对面脆弱的自己。两个环形山相遇了。
         “修篁。”这是太宰治偶然想好的名字,“以后你就是我的神器了。”
        他在少女身上看到了脆弱的自己。

REVOL_4357:

捞捞这个。

查無此人:

REVOL_4357:

#疯人院系列曲工种招募#

想要做VOCALOID系列曲,所以来招点人T.T
详情看p1!
欢迎加入制作,群号775996374

感谢推荐扩散!

「虚幻的眼泪与无谓的慈悲。
是为『乱』者也。」

【文野】联文第六题「领带歪了」

我凯瑟刀又回来啦嘿嘿嘿
依旧是中你
谢谢太太给我这么个机会 @铜铜铜铜铜锣烧硫酸

        中原中也在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
        除了家具外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的房间。就连声音都没有。
        半掩的门和他灰色的影子堵住光线的最后一点入口。房间完全暗下来。
        这样的情景,有点熟悉。但究竟是哪里熟悉呢?
        中原中也说不上来。
       
        他平时不怎么穿正装,都是穿那套永远不变的衣服。
        中原中也摸了摸领带。从镜子里看,黑色的领带就像意欲轻生之人总是戴在脖子上的麻绳。这让他想起了一个极其讨厌的人,中原中也不爽地啧了一声,把领带又松了几分。
        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被遣送回国,那场大战早已结束。不少人为此丧失了生命,包括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
        今天是庆祝中原中也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宴会。
        一身华丽和服的尾崎红叶微笑着把他拉到会场的中心,突然低头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红叶姐。”
        “中也还真是,领带歪了哦。”红叶伸手把中也的领带摆正。
        中原中也本想谢谢红叶,脑海里却不听话地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
        似乎是一名少女。记忆中的景象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她是在打领带。
        给自己打的领带。
        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情景呢?他记不起来。越是努力地去回想,那人的脸就越是模糊。中原中也不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红叶的手早已离开他的领带。她慢慢地开口说道:“没必要如此执着,中也。那丫头已经死了。”
        中原中也张了张嘴,终于又闭上。
        红叶微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背。
        “去吧,中也。大家在等着你呢。”
        中原中也放弃了对他来说就像折磨一样的回忆,拾起他的微笑,正了正他的帽子。

         在横滨的郊外,有一座墓园。银灰色的墓碑前都有一束或几束白色的花,除了最前面的那个小小的石碑。
         那上面甚至连字都没有。
         守墓人经常蹲在石碑的前面叹息:这丫头怕是彻底被人忘了啊。

emmmm我觉得我的日期最好记了哈哈哈哈哈哈哈等到期末考完就动笔

細川伽羅奢:

记时间,不能忘
看样子今天就可以动笔了
呃,题材是叫:日光下的河。。。来着。。。


硫酸铜爱吃辣♬:



联文发文时间出炉!




从2/12开始,一共18天,每天都会有至少一位太太的粮可以吃噢!惊不惊喜,意不意外(≖ᴗ≖๑)




以下是名单♬感谢大家的参与ヾ(*´∀`*)ノ




2/12:@薯心片
2/13:@在迷茫的道路上徘徊的椛洛
2/14:@归来少年
2/15:@与云听风
2/16:@勿矽葬
2/17:@林言兮
2/18:@カニ玉🍩椿園
2/19:@鱼子酱
2/20:@雨未°
2/21:@細川伽羅奢
2/22:@un.  吾乃無心.
2/23:@实沈【病原体】
2/24:@烂骨人
2/25:@梦牢楼之住人
2/26:@哈默林的笛声
2/27:@甘筱宁
2/28:@硫酸铜爱吃辣♬@-唐鸩-
3/1:@D




PS.对发文时间有问题都可以跟我说噢,
我们可以再调整。
PPS.如果没问题的话就谢谢大家的参与啦!
先写完的太太可以开定时发文哟!
ppps.欢迎转发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