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erine

这里無心。
唔。
实在不想打繁体的话叫我Catherine也好。

【文野】弄丢。

╳唔萌新初次发文请多指教!
╳打了很多天的草稿,因而没有按时发出来抱歉啊太太QWQ @九冥夜廊韵
╳虽然有女主但真的不是乙女啊相信我
╳世界观随后会有介绍。

少女从东京的某个楼顶坠下。

她揉了揉头发,从地上坐起来。她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摩天轮,叹了口气,向【这个】横滨最显眼的建筑物——也是她最为熟悉的——港口黑手党。

迈进黑手党的大门,她轻车熟路地摸上楼去。

她在找一个人。

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却空无一人。少女瞪大了眼睛。

她复又迈出门去,抓了一个路过的打杂工。

干部大人?您这是……

她毫不客气地发话了。

中原中也在哪?

谁?

中,原,中,也。她重复了一遍。

啊,那位前干部好像是几年前……三年前叛逃的,还准备把情报卖给敌对组织。最后是您把他亲手擒杀的啊,您不记得了?

……什么?

她突然颤抖起来。

她不熟悉这个地方。这不是【她】所熟悉的【港口黑手党】。

不熟悉的记忆漫上脑海——

血。尸体。她唯一熟悉的——尸体的样貌。

她要找的就是他。尽管【他】似乎已经变成了尸体。【似乎】。

少女尖叫起来。她不信。

她绝对不相信那个【中原中也】会死。

身旁的空间像玻璃一样碎裂消失。玻璃之下是茫茫无尽的白。

从白的尽头走来一个人。一个男人。他戴着帽子,身上是黑色的大衣。

喂,空想。你一个人坐在那里干嘛。

男人说道。

少女听此,回过头去。她所寻找的——她所爱的男人就站在那里。——那并非一具尸体。

费这么大劲终于找到你了啊,空想。以后不许偷懒了啊。

少女睁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她的眼眶里渐渐漫上了泪水。

喂,怎么了,别哭啊。男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我终于找到你了,兄长。她擦擦眼泪,笑了出来。

说什么傻话,我又不会走。男子摸摸她的头。

少女不好意思地笑了。我知道,兄长。

当她再次睁开眼时,不熟悉的记忆又在眼前蔓延开来。

面前的男人被无数根黑色的尖刺贯穿了。温热的深红色粘稠液体从他体内喷溅而出,在少女的脸上绽开了花。

哎?

二人都没有回过神来。

在男人倒下的那一刻,他伸出沾满血的手来,指尖蹭上少女的脸,在上面留下一条红色的线。

他在倒地前的最后一秒,笑了起来。

又把你弄丢了,空想。

啊。又把我弄丢了,兄长。你真是太狡猾了。少女笑着说道。

她的指腹划过躺在地上的男子的睫毛。

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唯有红色分外显眼。

在少女的面前,出现了一队人马。为首的,是个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她的手里有一支黑色的尖刺。女子摸摸自己的鼻子,露出了一个略显得意的疯狂笑容。

啊,就是你啊。少女看着对面的女子。

中原中也可是黑手党的【叛徒】。女子说道。

不。

少女慢慢地站了起来。

兄长才不是叛徒呢。

你这个——

她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吐出了三个字:

“冒牌货。”

少女怒吼着向前冲去——

女子在白茫茫的世界中回过头去,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

愚蠢。她如此说道。

END.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