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正于酆都城外。

这里無心。
唔。
实在不想打繁体的话叫我鹿涯也好。

【文野】联文第六题「领带歪了」

我凯瑟刀又回来啦嘿嘿嘿
依旧是中你
谢谢太太给我这么个机会 @铜铜铜铜铜锣烧硫酸

        中原中也在出门前回头看了一眼。
        除了家具外什么都没有的,空荡荡的房间。就连声音都没有。
        半掩的门和他灰色的影子堵住光线的最后一点入口。房间完全暗下来。
        这样的情景,有点熟悉。但究竟是哪里熟悉呢?
        中原中也说不上来。
       
        他平时不怎么穿正装,都是穿那套永远不变的衣服。
        中原中也摸了摸领带。从镜子里看,黑色的领带就像意欲轻生之人总是戴在脖子上的麻绳。这让他想起了一个极其讨厌的人,中原中也不爽地啧了一声,把领带又松了几分。
        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被遣送回国,那场大战早已结束。不少人为此丧失了生命,包括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
        今天是庆祝中原中也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宴会。
        一身华丽和服的尾崎红叶微笑着把他拉到会场的中心,突然低头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
        “怎么了红叶姐。”
        “中也还真是,领带歪了哦。”红叶伸手把中也的领带摆正。
        中原中也本想谢谢红叶,脑海里却不听话地浮现出一个人的影子。
        似乎是一名少女。记忆中的景象模糊不清,只能看出她是在打领带。
        给自己打的领带。
        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情景呢?他记不起来。越是努力地去回想,那人的脸就越是模糊。中原中也不自主地皱起了眉毛。
        红叶的手早已离开他的领带。她慢慢地开口说道:“没必要如此执着,中也。那丫头已经死了。”
        中原中也张了张嘴,终于又闭上。
        红叶微笑起来,拍了拍他的背。
        “去吧,中也。大家在等着你呢。”
        中原中也放弃了对他来说就像折磨一样的回忆,拾起他的微笑,正了正他的帽子。

         在横滨的郊外,有一座墓园。银灰色的墓碑前都有一束或几束白色的花,除了最前面的那个小小的石碑。
         那上面甚至连字都没有。
         守墓人经常蹲在石碑的前面叹息:这丫头怕是彻底被人忘了啊。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