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herine

这里無心。
唔。
实在不想打繁体的话叫我Catherine也好。

世界旧录 01

  漆黑的、如墨的空间。
  在那漆黑中,闪出一点橘色的暖光。
  橘色的光很快便消失了,伴着某个少女的呼喊之声。
 光的源头不为所动,她只是在黑暗中向下坠落。

  横滨。
  日本的“魔都”。
  现世里仅有的无声支配着这里;但要说沉默压倒一切,尘世的喧闹又毫无顾忌地打乱人的思绪。
  尽管体内凝聚着不绝的倦怠,但身子却靠着生硬的态度的支撑,时时于无望的心灵的一隅,浮泛着昨夜的快乐,与快乐所带来的如沼泽红睡莲般的对明日枯燥生活的恐惧。

  ——那是个能让玫瑰催化出骨骼的、普通的季节。
  不祥的暗红色液体染了满身的女子、不知为何出现在横滨的普通的街道上。
  女子名为空想中原。她本该在某个少女的家中、在普通的地板上作为失血过多的尸体躺在那里。
  但她出现在了横滨的街道上。
  没人能解释这看上去完全不符合物理规律的现象。
  不,这并不是说这是在横滨司空见惯的「异能」所致;或者说,就算是「异能」也解释不了。
  就连空想本人都解释不了。她能做到的就是接受这现象的存在,任它在思想的一隅浮沉。
  空想向横滨最显眼的几栋建筑物走去。那便是、令人谈之色变的——港口黑手党。
  来之前她确实已经变成尸体了,但来之后她就是黑手党的干部。
  「“真是吓人啊。”Catherine说。」

  空想向楼内踏出一步。

  “有什么想说的吗?”少女问道。
  “……”空想坐在少女对面的椅子上。她已陷入无意义的沉默。
  “……那好。”少女继续问,“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空想依旧保持着无意义的沉默。过了一会,她开口了。
  “……你凭借我的故事想表达什么?”
  “……”这回轮到少女自己沉默了。
  “你看。说不出来了吧。”

  ……你呀,想借我的世界说些什么呢?

  在坠落之前少女的挽留之言仍萦绕在空想的思想当中。
  她拔出一直挂在腰上的漆黑的手枪。
  空想就像是要与所有的记忆断绝一般,把扣在扳机上的手指微微向下压了压。

  “……让您久等了,森先生。”空想微笑着向对面的男人鞠躬。
  “哎呀,看来空想君来这里见我是有什么急事呢,脸上都血淋淋的。”位于黑手党顶点的男人——森鸥外微笑着向空想招了招手。
  “真是见笑了。”空想用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努力使自己的形象不足以吓到首领旁边吵闹的女孩。
  落地窗外的天空由晚霞染出的橘红变为了属于黑手党的深黑。
  “……嗯,总不能让刚刚归来的干部如此劳累。”森鸥外双手交叠放于桌上,善解人意地笑了,“中也君也是刚回来哟。”
  “……是吗。那么,我就先走一步了。”空想笑道。

评论

热度(6)